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时间:2019-09-10 08:40:02 来源:狗扑网 当前位置:光闪闪 > 刮痧 > 手机阅读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1965年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制的《舞台姐妹》讲述的是越剧演员竺春花和邢月红这对舞台姐妹在旧社会受欺压、在新社会获得重生的故事。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越剧是中国第二大剧种 ,有第二国剧之称 ,它发源于浙江嵊州,最初主要是男子越剧的形式在浙沪一带流行。上世纪20年代初,女子越剧出现。在之后的10多年里,借助上海这个大舞台,完成了男子越剧逐渐衰退、女子越剧逐渐兴盛的历史性演变。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女子越剧在上海立足后,为适应环境和观众需求,一批越剧从业者对演出剧目和表演形式进行了变革。这一时期,最有名的演员旦角为“三花一娟一桂”,即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姚水娟、筱丹桂,小生为屠杏花、竺素娥、马樟花;青年演员如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等,都已崭露头角。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从1938年到1941年,袁雪芬与名小生马樟花联手演出了《恒娘》等新戏,风靡沪上,她俩一个被誉为“越剧新后”,一个被称作“闪电小生”和“越剧皇帝”。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袁雪芬和马樟花

虽然舞台上是黄金搭档,但舞台下她们却有不同的遭遇。袁雪芬早在13岁时就受过当地一位想霸占她的财主“软禁”,好不容易挣脱之后,深知世道险恶,必须处处小心保护自己。而马樟花作为一个才艺出众的年轻女孩,性格中难免有自恋和骄傲自恃的成份,她爱好打扮、爱好交际,在这个过程得罪了旧社会恶势力,最终被迫害致死。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越剧《祥林嫂》

马樟花的不幸遭遇令袁雪芬对邪恶当道的旧上海深恶痛绝,后来她组织的雪声剧团编演了大量反封建、揭露社会黑暗和宣扬爱国思想的剧目。1946年,雪声剧团将鲁迅小说《祝福》改编为《祥林嫂》,获得了众多进步人士的交口称赞。当年刚刚二十出头的袁雪芬也因此成了国民党特务眼中的猎物,并遭遇了震惊上海的“粪包事件”。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越剧十姐妹

这一事件引起了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对越剧和整个地方戏曲的重视。在党的领导下,上海文艺界和新闻界的进步人士对1947年8月袁雪芬倡导的“越剧十姐妹”(袁雪芬、尹桂芳、筱丹桂、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竺水招、张桂凤、徐天红、吴小楼)联合义演《山河恋》及为筱丹桂申冤的斗争给予了极大支持。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早在上海解放前夕,谢晋就以副导演的身份参与了《二百五小传》(后改名为《梨园英烈》)的拍摄。《二百五小传》由田汉编剧,讲述的是评剧艺人在旧社会的悲惨遭遇。身为浙江人的谢晋从小就有骑在长工肩上看越剧的经历,越剧艺人颠沛流离的情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抗战胜利后他又给越剧艺人排过戏,有较多接触,难以忘怀她们舞台上下截然不同的生活与命运,所以从那时起,他就萌发了拍摄《舞台姐妹》的愿望。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1963年,谢晋热情相邀着名越剧编剧徐进、电影编剧林谷共同参与文学剧本的创作,他们专门采访了袁雪芬、范瑞娟、徐玉兰、傅全香等许多越剧界老演员,最终确定主要以袁雪芬和马樟花为原型来塑造竺春花和邢月红这两个人物。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片中竺春花由当时刚刚调到北影厂的谢芳扮演,邢月红的扮演者则是上海越剧院的年轻小生演员曹银娣。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在此之前,曹银娣曾参与拍摄了红遍大江南北的越剧电影《红楼梦》,她出演的琪官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的亮相,但俊美的形象却留在了很多观众的心中。据说,曹银娣凭借着在片中的一个半镜头(先拍了一个镜头后切出去再切回来就结束了)轰动了香港,甚至有观众就为了看这一个半镜头专门看了31次电影。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其实,在请谢芳、曹银娣出演之前,导演谢晋本打算请着名评弹演员余红仙和刘韵若来出演此片。因为他觉得谢芳与曹银娣两人都是长脸形,不利于观众区分角色。而余红仙胖笃笃的脸型透着稚气,与相貌清秀的刘韵若在造型上差异显着,特色鲜明。谢晋还把她俩请到摄影棚,让摄影师从各个角度仔细观察,大家都很满意。谢晋考虑,如果请余、刘二位担任主角,除了普通话上稍有生涩,在表演上不会比任何电影演员逊色。他决定向评弹团借人,然而当时评弹艺术处于全盛时期,余红仙和刘韵若都是台柱子,说了几次都不成,只得作罢。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此外,“老戏骨”上官云珠被请来饰演受经理迫害自杀的“越剧皇后”商水花,这个人物是以被逼自杀的筱丹桂为原型的。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筱丹桂

筱丹桂1930年进高升舞台学艺,拜俞传海为师,先攻老生后改旦,1938年4月进入上海卡德、国泰等戏院演出,享有盛誉,当时有“三花不如一娟,一娟不如一桂”之说,后与徐玉兰、贾灵凤组成丹桂剧团,成为沪上四大越剧班社之一。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不幸的是,她在1940年5月被混迹越剧界的流氓张春帆看中,并最终于1947年10月13日服“来沙尔”含恨而死。根据筱丹桂之死拍摄的《越剧明星自杀记》是第一部讲述越剧艺人故事的电影。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1964年6月,影片正式投入拍摄,作为越剧之乡的浙江绍兴嵊州自然成为首选外景地。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影片的第一场戏——阳春舞台戏班在古庙台上演出《三看御妹》,童养媳竺春花逃进后台被戏班收留——是在嵊州仙岩镇强口村的谢仙君庙拍摄的。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谢晋(左二)在拍摄地

谢仙君庙是当地人为供奉唐代诗人谢灵运而修建的,庙中的古戏台因雕刻精美而被剧组相中,强口村的村民也得以当了一回群众演员。上世纪70年代,70年代,谢仙君庙改成了仙岩乡中学,之后又变成一座酒厂,原先的建筑已荡然无存。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同样遭此厄运的还有绍兴鉴湖的钟堰庙戏台,坐落在绍兴城偏门外鉴湖钟堰桥堍水上,《舞台姐妹》中有多场戏在此拍摄,其中包括竺春花首次登台以及解放后演出《白毛女》的两场戏。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钟堰庙戏台

钟堰庙戏台是绍兴水乡舞台中的佼佼者,画家李可染、古元都先后以水墨和水彩画过这座戏台,现代画家叶浅予也曾在这座古戏台前流连忘返。不幸的是,这座古戏台在文革中被拆毁。前几年当地乡民自发集资重新复建,移水台为旱台,新建的戏台前用铁架搭起凉篷,防雨防晒,然而风姿已大不如前。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片中,竺春花为保护邢月红免遭污辱,反抗当地豪绅,结果被警察绑在桥头示众。这场戏的拍摄地点是在绍兴东浦镇。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作为省级历史文化名镇的东浦镇可谓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它是闻名于世的绍兴黄酒的发祥地,是伟大的爱国诗人陆游和辛亥革命先烈徐锡麟的故乡,也是绍兴古桥遗留最多的镇之一,故东浦有“水乡,酒乡,桥乡,名士之乡”的美称。出现在片中的这座单孔石拱桥为洞桥,又名大川桥,位于东浦老街的中心。昔日的洞桥,南有人寿堂,北有德茂堂,是旧东浦的商贸中心,农副产品的集散地。桥南桥北,商铺鳞次栉比,摊位拥挤重叠。上市时节,人头攒动,十分热闹。里人有谣云:买鱼买肉过洞桥。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戏班走过的古纤道位于浙东运河绍兴段,它自东而西穿越绍兴全境,是古人行舟背纤的通道,又是来往船只躲避风浪的屏障。它卧伏于西兴运河,是萧绍运河上的一大奇观,堪称江南水乡一绝。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1988年,古纤道作为文物建筑中的孤例,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东起柯桥镇上谢桥,西至钱清镇板桥,全长7.5公里。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被警察打成重伤的戏班班主邢师傅在颠沛流离中离开人世,戏班也因此四分五散。这场戏的拍摄地点是在绍兴的安昌古镇,镇口是一座城隍庙,庙对面则是一座背靠着河的戏台。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安昌镇位于中国浙江省绍兴市绍兴县北部,1991年11月,被列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镇,为浙江省首批历史文化名镇。2005年,被中国建设部列为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在上海,竺春花受到了进步思想的影响,她在参观鲁迅纪念馆时萌生了将鲁迅先生的《祝福》搬上舞台的想法。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上海鲁迅纪念馆是新中国建立后第一个人物性纪念馆,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名人纪念馆。上海鲁迅纪念馆以鲁迅故居、鲁迅墓、鲁迅纪念馆的生平陈列三位一体,1951年1月正式开放,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上海市红色旅游主要景点之一。

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唱戏,《舞台姐妹》给演艺圈的永恒箴言

《祝福》在上海天蟾逸夫大舞台首演,引起轰动,却令国民党当局和剧团的唐经理如坐针毡。影片是在戏院门前实景拍摄的。

相关文章:

刮痧本月排行

刮痧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