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部改变你人生的游戏?

时间:2019-09-11 08:40:01 来源:YOKA时尚 当前位置:光闪闪 > 动漫 > 手机阅读

不知列位看官会如何回答此问题,若是本人,则定会给出肯定的答案。也许有人会觉得,游戏而已,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有点小题大做;也许会觉得,笔者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还对着电子游戏念念不忘。私以为,我等一路走来,成为怎样的人,正是由过去的经历所造就,游戏又岂不是其中一环?


旧事重提


其实此问题并非是一时头脑发热想出来的。腊月走亲访友,长辈们在慨叹时光飞逝时,总免不了分享起孩子们小时的奇闻趣事,于是在家父的提醒下,又忆起和这款游戏的“孽缘”来:

那时刚上初中,正是贪玩的时候。父母为防止我过度沉迷游戏,只允许到周末了才每天半小时可以玩电脑,而且还设置了开机密码。但一周总计只有一个半小时哪能够呢?于是平时总趁着父母饭后出去散步的时间,尝试开电脑玩游戏。用些小伎俩解决开机问题后,游戏虽然玩上了,但作业就得熬到很晚。

“才初中,作业不至于写到这么晚。”酒桌上家父说这话时已是有几分醉意,不知是当年便如此怀疑,还是我“东窗事发”后才得到的结论。不过本人更倾向于前者,要不怎会有那一日父母早归,面对着本人收拾得分毫不差的“犯罪现场”,家父居然伸手去摸了笔记本电脑的散热器……

之后的事情任君想象,总之对父母说谎是“重罪”,什么结果诸位自然心里有数。从那时起,本人便有了只说实话的习惯。不过嘛,我也并未变成心直口快、有一说一的“好孩子”,而是用了一些时间,真正理解并熟谙了“不完整的实话亦同谎言”的含义。

即便是抛开游戏本身,仅就这个相关经历而言,也可以算得上是深刻改变了我的吧。看至此处,兴许会有看官跳着脚地破口大骂:“问的是游戏、谈的是经历,说好听点是跑题,说难听点就是凑字数!”好吧,还请列位稍安勿躁,下面就谈游戏。


游戏本体

让这款游戏重回本人视野的契机,是其于16年动画化的消息。相信列位看到上图的时候就可能和本人发出类似的感叹:不愧是冷饭专家CAPCOM,又移植了一部作品。不过我还要替CAPCOM小小辩解下,人家可不是一时兴起的炒冷饭,而是蓄谋已久的炒冷饭。

在解释这个“蓄谋已久”前,先简要介绍下这款游戏。《逆转裁判》是CAPCOM公司于2001年在GBA平台上发布的推理AVG游戏,接着又于2002年、2004年在同一平台发布了第二部和第三部。这三部作品因游戏系统相同、内容紧密联系,故本人不在本文中做特别区分,仅以“逆转裁判”统称。实际上,逆转系列远不止这三部,除了后续的四五六七,甚至还衍生出了外传性质的《逆转检事》系列两部和《大逆转裁判》系列两部,不过这些都不是本文要谈的,最多会带上《逆转检事》的部分内容吧。

所谓推理AVG游戏,是文字冒险游戏的一种,其主要依靠文字叙述来推动故事发展,动画和音乐则是点缀,玩家只需要时不时选择一下角色之后的行动(甚至有的游戏全流程仅需选择4次,即便如此也成为一代名作,具体哪一部大家自己猜吧),所以有时玩这种游戏更像是看小说。故此类游戏亦被称为电子小说或交互式小说,相比起司空见惯的游戏类型,一般给人感觉对抗性不强、缺乏游戏性。

但这并不意味着采取了这种游戏形式的本作对抗性也会偏弱,相反,由于逆转裁判特殊的题材——法庭辩论,最大化的将语言文字的力量展示出来,使游戏很多时候紧张感十足。游戏主要呈现为前期调查和法庭辩论两个环节:前期调查就是在各个场景中了解案情、寻找线索,完全齐备后剧情进入法庭辩论环节;法庭辩论主要是对证人证言进行询问,抽丝剥茧、找出真相,也是最为精彩和紧张刺激的部分——毕竟,刑警的调查总会有小问题、上台作伪证的真凶谎话连篇、对面的检察官也不会让作为律师的玩家随随便便对证人“开怼”。

具体而言,在法庭辩论阶段,证人证言以绿色字标出,这期间玩家可随时通过“威慑”或“指证”打断推动审理。若未能通过打断有效推进审理,则在证人证言最后一句后插入主人公内心的思考或与助手的商议,之后回到证人证言的第一句重复上述过程,直至玩家通过打断有效推进审理。所谓的推进审理,主要指从证言中获得更多信息,或发现与证物不符合的地方,从而一步步接近真相的过程。再配合着画面相对夸张的表演(没错就是很夸张,搞得好像都是法师一样,没事就飚风属性魔法),使得整个法庭辩论阶段有着极强的表现力。

说了这么多可能列位也感受不到,把其中一段询问过程拿出来做例子,大家感受一下:

~事件当天,目击的情况~

证人:我在进行报纸推销,这时从某个房间走出一个男人。

律师:[威慑] 等一下!屋里出来个男人,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你为什么会特别留意这个男人?

证人:嗯……因为他看上去有点古怪可疑,好像在生气,同时又好像害怕得很……感觉上简直像是从杀人现象逃出来的凶手一样……

律师:证人!多余的话请不要乱讲!

检事:嗯,总之你认为他是个可疑人物……那后来怎么样了呢?

证人:这男人慌慌张张,门半开着人就走了。

证人:我觉得有些古怪,我去偷偷看了下那房间。

证人:一看,哎呦!有个女人死在房间里了!

证人:我吓得腰都软了,没敢进入房间。

证人:我想这事得立即向警察通报。

律师:[威慑] 等一下!你“只”是想,没有具体行动吗?

检事:喂,请镇定些仔细听证词。你想通报,接下来如何?

证人:但是她屋里的电话无法使用。

证人:所以我只得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处通报。

律师:[威慑] 等一下!为什么要用公用电话?

证人:是,我当时没有带手机……而且因为当时的时间段,附近屋里的人们都不在家……

律师:那你是什么时间通报的?

证人: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是下午两点。

律师:[威慑] 等一下!下午两点!没错吗?

证人:是的,就是这样。

律师:(……嗯,他倒是很有自信……)

助手:下午两点......?你发现有什么古怪吗?把与这证词相矛盾的证物指证给他看!


证人:我在进行报纸推销,这时从某个房间走出一个男人。

证人:这男人慌慌张张,门半开着人就走了。

证人:我觉得有些古怪,我去偷偷看了下那房间。

律师:[威慑] 等一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证人:因为嘛,门就一直这么半开着,想过去瞧个究竟,这不是人之常情嘛?眼前有山,人就会爬。这道理都是一样的。

检事:嗯嗯,是这样,不管是谁都想看个究竟。

律师:(总好像有些强词夺理的感觉……)

检事:总之是看了一下房间,然后怎样?

证人:一看,哎呦!有个女人死在房间里了!

证人:我吓得腰都软了,没敢进入房间。

证人:我想这事得立即向警察通报。

证人:但是她屋里的电话无法使用。

证人:所以我只得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处通报。

证人: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是下午两点。

律师:[指证:解剖记录] 异议!发现尸体的时间是两点多没错吧。

证人:哎,是两点,确实。

律师:但这就怪了,这和解剖记录的数据有明显的矛盾!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下午四点以后,两点钟就发现尸体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什么会相差整整两小时?

证人:!……哎,这个……是因为……

检事:异议!这只是些小细节,可能只是记错了。

裁判长:我可不这么认为。证人,为什么你确定发现尸体的时间是两点?

证人:……那个……这个……为、到底为什么呢……

助手:漂亮的切入点!就这样不断指出他证词里的矛盾,谎言一定会生出新的谎言,再将新的谎言揭穿,把那家伙赶进死胡同!

证人:啊!原来是这样啊,我想起来啦!

裁判长:那么就请您重新做证吧。


这么一段短短的证言询问环节,扮演律师的玩家就进行了6次操作(当然,这个操作次数因人而异、因事而已,少则一两次即可、多则不下十次),而三部逆转裁判共13个案件,每个案件仅法庭辩论环节的证言询问就在3~10次,再算上调查环节和相关人员的接触等一些杂七杂八的情节需要作出不同的操作,全篇可以说鲜有让玩家闲下来看戏的时候,大家都是边思索边行动,一点点靠自己的双手揭开真相。所以本人才会在前文说,对抗性不弱——毕竟大家一路过来,都是在斗智斗勇。


动画衍生


说罢游戏,我们再来解释下这个“蓄谋已久”。

CAPCOM选择于2016年开始播出该作的动画版并非偶然,而是特地迎合了游戏中的时间。体验过游戏的看官们都知道,逆转系列虽然会标出案件发生的时间,但几乎不会写出“年”。可有一处还是明确了的:???

主角成步堂和他的助手真宵因为发觉自己正在代理的案件与一桩旧案有关,遂进入警局申请调阅了旧案的资料,在档案室里二人的对话中透露了游戏的时间(如上图)——二人正在代理的案件发生在2016年,而那桩旧案发生在2001年。

而这两个时间正是该系列游戏的发布时间和改编动画的播放时间,时隔十五年只为了这个彩蛋,可以说CAPCOM这冷饭炒得算是非常处心积虑了。虽然播放时间没有完全对应到日(动画似乎是四月番,播放到此处的剧情最多不会超过当年六月),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盘蛋炒饭确实很对某些老玩家的胃口(比如我)。

那么就简单评价下动画吧。

私以为,整体上来看《逆转裁判 ~对这个“真实”,有异议!~ 》的定位是一部情怀向作品和游戏宣传广告。虽然扯着A-1 Picture的大旗,但只是旗下的一个工作室,所以作画什么的请不要做过高要求;声优方面,梶裕贵、悠木碧、中村千绘三人分别负责主角成步堂、真宵和千寻的配音,实力没话说(补充一句,悠木碧的发挥真的是……真宵你是吃可爱长大的吧awsl)。音乐方面呢,原创部分自然是没有复刻游戏音乐的部分另人激动啦,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原创音乐不好,毕竟老玩家的注意力不在那儿。

然后是最关键的内容。游戏改确实经常性的会遭到非议,毕竟因为游戏和动画的体裁不同,能够呈现的东西也有所差异。以个人感官而言,原本游戏带给我的那种紧张感在动画里并未能够充分体现,这并非完全是由于老玩家自己给自己的剧透——毕竟本人N周目游戏时,该紧张的时候依旧神经紧绷,但动画完全没有了这种感觉。不过我依然对该作的剧情表示肯定,原因有二:一者改编了一些原作中不大方便搬进剧情的复杂系统或是些确实不甚合理的细节,前者如原作中游戏性极强的勾玉系统、后者如原作中某检察官在警署档案室里用电击枪袭击主角;二者新增的原创剧情,既丰富了人物间的关系,又一定程度上修正了人物的形象,在塑造人物上更为合理。

啊对了,补充一下这个 ↓ 第二季的ED《Beautiful Days》非常治愈,以及第二季炮姐声优的加入……之后那么多的对手戏一定非常精彩。

简单总结下,列位看官若是喜欢跌宕起伏的情节,却因为觉得纯靠文字描述来推进故事不够刺激,那么大可以试试该游戏。虽然年代久远,画质音质都没法和现在的作品比较,但其精彩程度却不会因时间而褪色,想必不会令您失望。另外,游戏是有重置版的,至于在什么平台发布,重视音画效果的看官们可以自行搜索,本人只是有所耳闻,没有仔细了解过。而关于动画,本人觉得还是作为游戏的补充较好,毕竟作为非情怀向的作品来看,确实不算太出彩的那种。当然不排除18年播出的动画第二季在后半程突然发力,以原作中最精彩的部分为基础实现逆袭。


随想杂谈

(以下可能涉及剧透,烦请列位看官自行斟酌)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才发现自己几乎没有对一开始问题的答案进行解释。其实挺简单的,毕竟本人之所以进入现在的学校、现在的专业,多多少少是受到了本作的影响。

反观自己的家庭环境,其实不大有接触到法律的可能:从小到大很幸运的没有经历过重大变故,平稳安定的日常生活中家人没有过诉诸法律的情形;家庭成员们的工作多种多样,却唯独没有法律相关。要不是这款游戏,“膛线痕”“时效”“一事不再理”“外交豁免”等这些内容,对于一个没有此类环境影响初中生来说,是绝不可能听闻并产生兴趣的。

对于一个学生而言,最熟悉的职业只有教师。再加上家中也有长辈是教师,所以从小的理想就是长大后成为同样的存在。这个梦想一直被家人所悉知,以至于直到高考填报志愿,父母都很诧异,本人缘何会突发奇想填报目前正在就读这所的大学。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散碎的、对他人认识方面的“体会”。

人是复杂的动物。彼时,那个郊区中长大的小子还没听说过尼采,更不知道“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这话。可他见证了那个和自己用着同一个汉字于名字中的人,从屠龙勇者,蜕变成了杀人的恶龙。再后他来才发现,哪有什么勇者和恶龙,哪个勇者内在不是一只恶龙,不过是在特定情况下控制不住、现出原形罢了。后来,那小子知道了尼采,甚至还听说了诺斯替;他深刻的理解了人的复杂,因为他自己也露出过恶龙的鳞爪。

人是会进行欺骗的动物。“勤勉”的老人会骗人,“纯洁”的孩子也会骗人;既有包藏祸心的欺骗,也有满心善意的欺骗;他们不仅会骗别人,甚至还会骗自己;他们不仅会用谎话骗别人,还会用不完整的实话骗别人;他们不仅要骗人,甚至还要骗非人的存在……于是那小子也开始体会这充满欺骗的人生,甚至到了现在,他都分不清,脑海中多少是记忆、多少是欺骗。

人总是为了什么而行为的。因为曾被人所救而要成为那人、因为曾犯下的错误而不断自责、因为崇高的使命而不择手段、因为曾被人夺走重要之物而不惜一切、因为家族曾经的荣光而独自背负、因为所爱之人的离去而选择复仇……于是那小子也开始寻找“为什么”,可眼前总是迷雾。

也许还有什么别的吧,谁知道呢?


话说,列位看官,有没有那么一部,改变了你人生的游戏呢?


相关文章:

动漫本月排行

动漫精选